揭秘大陸民間傘藝的活化石——涇縣孤峰油布傘
發布日期:2019.06.10 分享

來源:安徽文旅 微信號


撐著油紙傘,獨自徬徨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著,一個丁香一樣的,結著愁怨的姑娘。
……
戴望舒筆下的《雨巷》,讓人想起那煙雨迷濛的江南水鄉,那帶著淡淡愁思的丁香姑娘,以及那把為她遮去微微落雨的油紙傘。

“傘在大陸已有四千多年的歷史,相傳由魯班之妻雲氏發明。春秋末年,工匠的祖師爺魯班常在野外作業,妻子云氏想為他做一種能遮雨的東西,於是“劈竹為條,蒙以獸皮,收攏如棍,張開如蓋”,做出了初期的傘。北宋畫家張擇端那著名的風俗畫長卷《清明上河圖》中,就已經有了油布傘的踪影。”


“ 章渡的干子,孤峰的傘,黃田的姑娘不用揀 ”。涇縣雨傘生產歷史悠久,早在宋元時期就有製傘的記載,發展至明清時已形成一定規模,與宣紙、宣筆、茶葉並稱“ 涇縣四大名優特產 ”。

涇縣製傘業的歷史悠久,向上可以追溯到宋元時期。清代涇縣名士葉居仁專門為本縣雨傘寫過一首《清川竹枝詞》,對家鄉製作雨傘進行了生動地描繪:“ 糊邊削骨墨油濃,纖手爭穿五色絨。制得去葩千百柄,連檣裝賣趁江風。”
《清川竹枝詞》詳細記錄了製傘的工藝程序:糊傘邊、削傘骨、用漆厚厚地塗抹、再用五彩絲線繞傘邊加固加牢。千百柄雨傘經過女人的纖手加工完成後,裝箱上船趁風運出。
清嘉慶《涇縣志•卷五•物產》“貨之屬”有專門的“傘紙”、“雨傘”記載。 

近現代以來,涇縣製傘業幾起幾落。


據涇縣稅務局《城區所屬商店營業稅冊》記載:民國三十年,縣內有傘店8家。縣內生產紙質雨傘以孤峰、榔橋、烏溪、茂林等地雨傘質地最優。

解放前最盛時期,全縣雨傘店有50—60家,縣城、榔橋、孤峰、烏溪、茂林分佈最多,年產雨傘4—6萬把,行銷沿江各大重要商埠集鎮。

位於涇縣城北十五公里的昌橋鄉孤峰村以盛產毛竹聞名,歷史上曾有“金孤峰銀蔡村”之說。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給孤峰油布傘提供了良好的物質基礎,造就了孤峰油布傘的成長發展。

孤峰是涇縣製傘的重要產地之一。故而清代詩人王德欽盛讚孤峰造傘業,自然不是空穴來風:“ 孤坑名傘最宜春,風雨連旬不惱人,怪底年來晴日久,莫教生意逐流塵。 ”

孤峰油布傘歷史悠久,孤峰當地尤以鄭家製傘最為出名,其祖祖輩輩都以製傘為生。
鄭氏製傘已知就有十餘代人,早在清乾隆時期鄭氏就已開始從事製傘業。鼎盛時期,孤峰從事製傘人員達千人以上,雖受當時交通的影響,產品還是行銷到南陵、蕪湖、繁昌、旌德、宣城等地,遠的銷往南京、常州。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孤峰油布傘在全省輕工業大賽中多次獲獎。


孤峰油布傘選料要求非常高,純手工製作十分複雜,操作要領全憑多年的實踐經驗,一把油布傘從材料到成品,一般需一周左右時間。
其中,熬油是油布傘生產中的核心技術,它的好壞關係整把傘的成敗,油熬嫩了,傘曬不干;油熬老了,容易糊鍋報廢。熬熟時的溫度大約在240度左右,所以在熬製時工人師傅十分小心。在油傘時,則要求工人摻色要攪均;油頭坯時,要把傘布油透,不能有遺漏;复油時要均勻,傘面才有光澤。 

工藝傘還講究繞線和穿花的工藝,穿花根據傘型有多種花樣,要求花線顏色和花型不能錯亂,工藝非常複雜。為了掌握“ 滿堂花 ”的製作工藝,幾經周折,廠長鄭國民了解到四川瀘州還保留著“滿堂花”的穿花技藝。他便立即前往四川瀘州“拜師學藝”,經過數月的虛心請教,鄭國民終於將“滿堂花”學會了。

由於是手工製作,製作技藝長期以來全靠老師傅的口傳心授,師徒傳承,世代相傳,工匠全憑悟性和長期的實踐積累才能掌握。

油布傘雖沒有西湖絹紙傘的浪漫,也沒有現代雨傘的輕盈,但堅固、廉價、實用,凝結著皖南手工藝人獨有的技藝。

歲月更迭,近代以來,由於經久耐用的折疊傘和鋼架傘的衝擊,傳統製作的油布傘傘業生存困難,這項傳統技藝瀕臨失傳,物美價廉的油布傘,正從人們的視野中消失。

如今在涇縣,只有昌橋鄉孤峰村國民油布傘廠一家碩果僅存。而目前,油紙傘已經列入了第四批安徽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 細雨霏霏戀意柔,青山綠水路通幽。相依傘下鬢私語,半為遮雨半遮羞。” 

現如今,當人們撐開這流傳千百年的油布傘,也不禁流露出一股懷古幽思之情,一片詩情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