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蕩口真味!夏日裡最美的模樣!
發布日期:2019.08.13 分享
來源:江蘇微旅遊

又一年盛夏
在蟬鳴鳥噪中
伴隨著熱浪悄然而至



小時候
走街串巷賣老冰棒的吆喝聲、
老風扇吱吱呀呀的轉動聲、
爺爺的搖椅奶奶的蒲扇、
媽媽切好的一牙一牙的西瓜......
都是夏日裡最美好的清涼



隔著記憶的籠罩
撇下長大後的煩悶
不如來清爽怡人的
無錫蕩口古鎮過渡暑氣
撫平內心焦躁



蕩口古鎮自古就是
江南繁華的“水碼頭”
家家傍水而居
有蕩蕩悠悠的小舟
有曲折悠長的石板路



鬧市喧囂
凡塵擾嚷
小遊決心即刻便從
三千繁思中抽離
去探嗅蕩口古鎮之夏日真味

宜景之味
小橋流水人家,客船行駛屋簷下

今夏蕩口
走在古鎮的巷道上
涼爽的噴霧撲面襲
來令人恍入霧境
別是一番舒適



青磚黛瓦
傍水築屋
水延續了蕩口古鎮生命
賦予了蕩口古鎮靈性



流水在巷弄間蜿蜒而過
炎夏日光照在其上波光瀲灩
古宅折影投在水面上與日光交織
一切都使蕩口古鎮看起來熠熠生輝



蕩口的河承載著千年來蕩口人的寄思
橋也燒錄著千年來蕩口人的腳步
蕩口的石橋連接著兩岸
有“如意橋”
蘊含著萬事如意的祈願
有“千慮”橋
包含著勸人勤思的告誡



有碧波蕩漾的潺潺流水
有玲瓏古樸的橋
如果在這橋和水的擁抱中
與親朋作伴
攜二三清涼小食



北倉河裡
小舟悠悠穿過古鎮水弄
在舟上賞水景
憶古人、談趣事
真正是天涼好個夏



人文之味
恬澹無人見,年年長自清

華幼武構建春草軒奉養
獨自承擔家庭重擔的母親
後來不少文人名士
都曾為春草軒吟詩作詞
華貞固自責未能奉養好父親
夢見先父
“覺來猶記承歡處涕淚交流落枕邊”......



蕩口華氏
承孝子遺風
奉行孝德之道
後世綿遠
福蔭庇護
由華氏引領的孝文化
又延伸出了義文化
孝和義促進了蕩口古鎮的百年不衰



義莊置良田千畝
多次贍族濟貧
蕩口的義學則免費教育延及周邊鄉鎮
選天下英才而育之
為推廣基礎教育
培養優秀人才作出了突出貢獻



蕩口古鎮歷史的星空長河中
還閃爍著不少的明珠
有數學雙星華蘅芳
華世芳兄弟
有國學大師錢穆
有滿腔情懷的音樂家王莘......



歲月變遷
多少古跡早已湮沒
但是這些刻載在古跡上的故事
這些流連于蕩口人中的舊人歲月
和傳奇故事卻永遠不會褪色
不會被時光蒙塵
永遠如星閃耀
支撐並引領著蕩口古鎮的經年不衰

佳餚之味
平原曠野盡良田,魚米足益富羨饒


錢穆先生曾在
《八十憶雙親》中
回憶蕩口生活
“先父飲食素清簡
率常以鯽魚湯、銀魚雞蛋
麵筋塞肉、熏魚、瘦肉丸
蝦仁等數位為止”



先生在此處提到的佳餚
或清淡而鮮香
或紅油而不膩
蕩口走油肉、老蕩口燜肉
蕩口年糕、青白團子
等均為其中代表



走油肉是蕩口的一道大菜
一塊肥瘦相間的帶皮方子肉
放入油鍋內烹製
炸至金黃



將原本肥肉中的油脂過濾掉以後
再加上蕩口特產的冰油
和黃酒等簡單的佐料把它清蒸
一盤色香味俱全的走油肉就可以上桌了
酥爛鮮香 肥而不膩
還可用梅乾菜、筍乾點綴



青白團子是蕩口地區的特色
餡料品種豐富
一般白團是鹹餡
青團是甜餡
蒸熟後的團子
晶瑩如白玉
油綠如翡翠
清香四溢 糯軟爽滑



酷暑本難熬
但此刻涼風已有
再上佳餚坐嘗
便是今朝歡樂了無愁

靜夜之味
蕩口觀夜市,夏日亦靜涼


當夜幕降臨後
蕩口古鎮顯得
越發靜謐平和
唯有三三兩兩的遊人
臨水閑坐
或打牌或靜看蕩口
或談笑人生



璀璨燈火勾勒著古鎮的一磚一瓦
飛簷翹角彰顯著古鎮的獨特個性



從橋上看去
岸邊五彩燈光映入北倉河河央
斑斕美妙
一圈一圈的水漾蕩開
顯得夜晚的北倉河比白天
更加瀲灩迷人



夏日夜晚的蕩口古鎮
還有曼妙動聽的民謠



晚風吹過
帶走了暑意
也將歌唱者的寄情帶向遠方
帶向每一個聆聽者的心坎裡



遊玩了一天
還可以前往古鎮裡的民宿
聽聽老闆講講舊時故事
卸下一身疲憊
感受夏夜美




蕩口的人文之味在心中
留下不散的餘韻
宜景之味令人流連忘返
佳餚之味令人唇齒溢香
靜夜之味則令人感同身受
剔去蕪雜、放空自己
小編就在無錫之東翹首等待您來
享受閒暇時空的愉悅
小品夏日蕩口的真味


資料來源:蕩口古鎮景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