漿聲燈影遊汴河
發布日期:2020.03.18 分享
來源:開封市文廣旅局

中華大地上成為龍蟠之都的城市屈指可數,黃河之濱的開封竟被歷史選擇過多次,一定有它的神奇和必然。


 
開封,像一位成熟韻致的女子,白天端莊幹練忙於興家積業,夜幕降臨後便愜意嫵媚、風情萬種起來。


 
集錦園、春花園、夏蔭園、秋韻園、冬凝園在夜色裡一片輝煌,華燈綻放,各園的主題爭奇鬥豔。牌坊長廊幻若仙境,樓臺亭榭重重麟翅,建築和街市是簡約疏朗的宋風。遊人影影綽綽,舟楫緩緩,活脫一軸宋代光影的長卷,讓人幽古之情盈懷。


 
溢彩的舫船泊岸而待。古裝梢公正引人入座,聲調悠揚。稍許,宮樂響起,龍舟由龍亭湖轉入御河。槳聲燈影裡,幾孔仿宋拱橋移來,倒影如銀河墜入,似長虹橫臥。

宋詞樂舞隨波悠悠,琵琶古箏傾情如訴。岸邊木棧曲橋連鎖,亭臺上宮燈幽幽,如舞女飛袖。經過幾座巍峨戲樓,豫劇、曲劇、民樂正酣,楊家將女帥颯爽、秦香蓮哀婉斷腸、梁山戰鼓雷鳴、包拯聲調高亢。宋代的悲喜世情重現,演繹著善惡美醜忠奸。看客與遊人互動著,掌聲、叫好聲陣陣。夜色是神秘的底色,把古今融通了、鮮活了! 


 
如果作以比較,秦淮河的夜色美在文人筆下,多顯離愁別恨的脂粉氣。而御河的夜,美在闊朗大氣、生生不息,浸滿歷史的厚重。遺憾!張擇端的筆為何不把古都的夜景繪下來呢?


 
百尺御河百樣景,兩千公尺穿越千年。河床下還層疊著六朝皇城遺址,那粼粼波光可是泛著的歷代舊事?

追溯,開封—汴京—東京—大樑。千年的承繼,千年的繁華,更有千年的期待。如今都映在、沉積在御河的懷抱,夜遊御河也就沐浴了千年滄桑,夢游了京華煙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