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徵文優秀文選-台東女中-黃工芸
發布日期:2019.12.03 分享
走出機場的剎那,陽光灑落,滿目所及皆被鍍上金光,炎炎夏日,空氣似乎都炙熱的泛起波紋,我摩娑著手上的珠子,對於大陸的想像從小便在心中滋長,隨著年齡和閱書的增加不斷變化,幾百年前,我的祖先也曾踏足這片沃土,而今,我也將一步步踏出對於大陸的認知。

在顛簸的路程中,我們一一造訪杭州最有文化傳承意義的幾個景點,走在蒋氏故居與胡雪巖故居內,越過重重古樓,無數的風吹雨淋為它們刻上斑斑痕跡,青苔也蔓延遍布每個角落,古樓經歷了時光的變遷交替,卻仍聳立著向我們證明曾經擁有的美麗繁華,終將無可避免崩塌向塵埃,我輕觸那斑駁紅磚,不禁暢想當年故人該是如何風光無限,肆意遨遊,飲烈酒遊山水,瀟灑一生,卻也不由感慨即使功成名就、青史永載,到頭來不過黃土一抔,受後人的緬懷和追思。

杭州最令我稱奇的是隨處可見的楊柳,尤其西湖的柳樹最為稱絕,瀲灩波光中漾著翠柳,一伸手,柳葉輕拂指尖,一寸寸柔韌的翠綠彷彿也搖曳在心中最柔軟之地,「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我忽而憶起「歲月靜好」一詞,突然覺得無比應景,自古文人墨客對西湖似乎便有不解之緣,隔著煙波浩淼,我朦朧遙望囚著白娘娘的雷峰塔,煙雨飄搖中只一塊模糊黑影,恍然間白衣美人舞著水袖穿透了千年,仍等待著許仙,冰冷的黑塔壓不碎灼熱的愛情,一層層樓宇斷不開綿長的思念,西湖波光粼粼的水面下,究竟隱沒了多少美麗的神話?又有多少經過了歲月的洗鍊後,仍感動著人們?一聲嘆息悄然落入心間,或許在時光的流淌下一切都物是人非,但亙古的愛卻在西湖的柔波中永存。

這次杭州旅行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江南人民的熱情和友善,當我們因迷路慌張失措,黑夜與冷風如呲牙裂嘴的猛獸吞食理智時,著急之下問了一位年輕人,她細心溫柔的帶路和關懷安撫了我們的不安,剎那,對於陌生土地的緊張都煙消雲散,我才真正看見江南之美,錦山秀水、氣韻盎然,隨處可見的小橋流水人家,群山綿延千里,直把這淨土環繞,山水風情是筆墨難以勾勒出的,漆夜中的亭台樓閣在燈火照耀下宛若黃金之城,也許喻坦之也曾流連於江南風光,於是揮筆寫下:島嶼遍含煙,煙中濟大川。山城猶轉漏,沙浦已搖船。海曙霞浮日,江遙水合天。此時空闊思,翻想涉窮邊。

一碧萬頃的天空倒映在湖面上,往來的舟楫晃悠穿過,翠柳婀娜的起舞,溫柔的微風輕撫臉龐,我走在青石小鎮,喝著烏鎮獨有的甜酒,微醺中我終將與江南揮別,我默默把回憶的種子埋在心間,或許有天長成鬱鬱蔥蔥的大樹,乘著餘蔭淺酌也別有趣味,想當年,老祖先肯定也曾缱綣的望著湖光山色,懷著對故鄉的美麗思念踏向未來吧!